在一個豔陽高照的四月天,業軒Action偵查員們又出動啦~

這次我們的目的地是山明水秀的南投,隨著窗外的景物不斷的向後飛移,一片片鳳梨田、火龍果田、茶園開始在眼前綿延舒展,不一會兒,就抵達了今天的目的地─太極餘韻自然農法茶園,茶園主人陳崇銘先生也已經在田邊等待我們。陳先生曾從事資訊產業長達15年,而後則為了照顧家人,於2015年返鄉創業,身為農家子弟的他自小熟悉鳳梨及茶葉的耕作,又因父親經常因農藥而產生的身體不適,而有了轉型耕作的想法,然而因父親卻不同意改變慣行的耕作方式,他只好趁著父親到澳洲旅遊的三個月,返鄉著手進行轉型耕作,雖然轉型過程中與父親多有爭執,但父親每年七月暈眩不適的情況也改善許多了,陳先生也因返鄉,更能就近照顧其他家人。

耕作轉型是甚麼呢?

傳統的耕作方式(又稱慣行農法),為了有穩定的產量與品質,會施用化學肥料與農藥來輔助農人的耕作。然而近年來隨著環保意識、食品安全與健康意識的提升,漸漸地有農人開始嘗試對環境與健康較為友善的自然農法(也就是友善耕作),狹義上來說,就是不使用化學藥劑來進行耕作的方式,而其中一個施作方式就是“草生栽培”,傳統的農作方式會盡可能的除掉雜草(也就是農田中非刻意栽植的植被)以避免雜草與作物產生競爭關係,爭奪作物的生存條件,甚至提供病蟲害的棲所。然而草生栽培則是以逆向操作的方式,保留部分草種,以選擇性除草的方式留下對作物有利的草種,使草類根部幫助土壤保存養分,並增加土壤孔隙度,以提升土壤的通氣排水,甚至提增加土壤的有機質含量,使土壤的肥力提高。

(茶樹間的粉紅鸚嘴鳥鳥巢。攝/詹雲彤)

(田間保水力極佳的「闊葉鴨舌癀舅」,其修剪下的枯草可作為土壤的覆蓋物,節省大量水費。攝/詹雲彤)

而太極餘韻就是以草生栽培的方式進行耕作,選擇性地在田間保留一種叫「 闊葉鴨舌癀舅」的雜草,這種雜草讓陳先生的田地有了非常好的保水效果,大大節省了水資源的使用量,使太極餘韻在鄰近的慣行天需要兩三天澆一次水時,能夠長達十多天才灑一次水。然而對於田間的小生物如昆蟲及鳥類,陳先生都是持著共生共存的態度對待,不去刻意驅趕或是除蟲,而是選擇與他們達到生態上的平衡,現場還展示了一個修剪茶樹時發現的鳥窩,裡面還有幾顆粉紅鸚嘴鳥的鳥蛋。當我們問到當時轉型的過程是否十分艱辛時,陳先生略帶自豪地說別人都說轉型的時間要好幾年,但他卻在幾個個月間就完成了耕作轉型的過程,先以間作油菜的方式進行,並觀察其他前輩的例子,自行調整方式,進而順利轉型(詳細內容請看文末影片)即使轉型後產量還是比不上高產的慣行田,但陳先生卻也覺得這樣就夠了。
其實在做友善耕作會遇到的難題,是許多人都想像不到的,小編過去曾經有聽過其他的返鄉青農提過,新的農作方式其實很難被傳統的慣行耕作者接受,所以青農返鄉後,一邊承受著嘗試轉型期間的巨大的經濟損失,一邊努力的加速學習那些本不是自己所學的專業知識,卻還一邊承受著家中長輩甚至鄰里們閒言閒語的不看好,其實也承擔了很沉重的壓力。但我一直認為光是這些友善耕作者願意承擔風險與損失,去嘗試用這些方式盡量地去降低耕作過程中對環境甚至對人體造成的傷害,這樣的勇氣是非常值得敬佩的!
由於自然農法的產量無法如慣行田這麼高,所以想喝太極餘韻用心栽種製出的茶葉,就要好好把握機會囉~~
Action實地訪談影片↓